【悦读英才】黄健—读《红楼梦》有感
作者:黄健
来源: 英才新视点媒体工作室
更新时间: 2017-12-20 13:53:46
点击量: 2628

                                                      玉净花明:妙玉的尘与缘

清楚地记得贾母卧病时,妙玉前去探望,着了一身月白的衣衫。月白这个色用的极妙,细思而去,似乎没有什么颜色能够更细致的描绘妙玉了。不知道妙玉此刻的心境如何,但我觉得她一定不平静如常吧,宝玉已经成婚,妙玉毕竟是红过脸动过尘的,但却是出家人,只能不动声色地立在那里,心里想必十分难受吧。

妙玉是苏州女子,北上去那京城,也不知是否记得江南十里烟波,廿四桥月满神州。苏州是个很温柔的城市,是个“白”要叫“雪雪白”,“青”要叫“霜霜青”,哭也要“恩里恩里”去哭的城市。妙玉虽然离了苏州,却保留着吴侬软语的品质,对人也是细语细声,连生气都是理论不过转身而去,从不大声辱骂。

但怎么想来妙玉都是孤僻的,她比黛玉更清高,也更孤独。妙玉给宝玉送笺子,书了“槛外人”三个字。我不知道她是作何情境写了这笺子,或许是“小楼青苔斜阳,冷月无声初上,落款处,余墨晕染挥洒,春冬秋夏,不知何往”,也或许是“不了弦上苍凉,情如风雪亦无常,怎奈何总令人一动即殇,纸笔下,人世悠长”。妙玉自称叫“槛外人”,看似离了红尘,脱了世事,但却也对宝玉红了脸,动了凡心,在中秋节也是不甘寂寞外出听笛嬉闹联句,终究没能踏破这道槛。但她比黛玉还要无助,黛玉能不顾忌地对宝玉发脾气吐心声,但她不能,她是出家人,只能参禅打坐,平复尘心,日复一日。记得一个情景,妙玉拉钗黛喝茶,为什么不拉宝玉?想来只是不好拉罢了。要不她嫌刘姥姥用的杯子腌臜,却拿了自己用的杯子给宝玉?

黛玉曾经说过,“那一年我三岁时,听得说来了一个癞头和尚,说要化我去出家,我父母固是不从.他又说:既舍不得他,只怕他的病一生也不能好的了.”。我常在想,若是黛玉跟了和尚去出家,会是什么样子,那也一定就是妙玉这样了。

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可叹这,青灯古殿人将老;辜负了,红粉朱楼春色阑。妙玉的一世,玉净花明却又难逃红尘。焦尾琴奏不完这尘世若梦,青冥灯燃不尽那岁月若锦。妙玉的尘与缘,想来都付作风雪,高洁却又无常。

红楼梦.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