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英才】周安琪—读《堂吉诃德》有感
作者:周安琪
来源: 英才新视点媒体工作室
更新时间: 2017-12-24 22:46:52
点击量: 2477

                                                         在理想与现实之间挣扎存活

与这本书相伴已几多时日,从一开始的惶惶不知所语到静下心来细细品味一段时间之后的略有头绪,是一种漫长的喜悦,就像是远航的水手在被晨雾朦胧的望远镜中看到一个渐渐清晰又明了的海岸轮廓时所体会到的如醍醐灌顶的快感。渐渐地,我发现了似是从水中浮起来的两个世界一缕无声的硝烟,你来我往的痕迹。两个世界的故事,吸引着我去了解堂吉诃德与桑乔·潘萨的主仆关系背后的深意。

这两个存在于我头脑中所理解的世界,一个是理想的天堂,骑士道的精神本着以天下为公的态度在社会上四处碰壁;一个是现实的人间,金钱利益明晃晃地在人类的精神世界里叫喧着存在的价值。骑士道的世界寄托在一个瘦削的、面带愁容的小贵族身上,而现实的功利主义则悄悄地存在于这个没落贵族的看似愚蠢而又忠实的农民仆人身上。当这两个世界渐渐交汇、相伴而行的时候,真正的故事就开始了。

这个由看似荒唐的人物所撑起的荒诞世界,其实是一颗清醒的大脑在关于一个时代的思考之中所产生的。拥有现实主义头脑的塞万提斯生活在那样一个特殊的时期:理想与现实,胶着而又不分彼此。封建经济的逐步瓦解、冷兵器时代的逐渐消亡,让曾经至高无上的骑士文化渐渐与时代的脚步脱节,甚至变得荒谬愚昧。理想的世界开始堕落,一些粗制滥造、荒诞不知所云的骑士文学充斥着当时人们的精神世界。塞万提斯就是一个在现实之中觉醒的人,他用自己的笔触构造了一个庞大的漫画化的世界,所谓的骑士制度、骑士精神的滞后性也被形象地寄托在了整个漫画化的世界中的人物——堂吉诃德的身上。当人们意识到何为庸俗的时候,庸俗化的东西就没有了存在的现实土壤。在《堂吉诃德》出版之后,骑士文学的地盘被彻底摧毁,在理想与现实之间挣扎已久的世界最终崩塌。

我曾经尝试过去理解塞万提斯眼中的世界,尝试着去收获一个不一样的看似荒诞的主仆二人的关系。我曾经惊诧于桑乔竟如此轻易地相信了堂吉诃德许下的丰厚报酬,义无反顾地和一个疯子出门冒险,也曾经好奇于堂吉诃德是出于一种怎样的思考方式,构造出了自己眼中异于常人的世界。然而我脑海中有一个始终难以冷却的思维火花:是怎样的力量,使一个没落的贵族——一个愚蠢和博学、理智和疯癫、善良和偏执、无能和勇敢共斥而又顽强地存活在他身上的贵族,和一个普通的农民——一个荒诞和现实、机智和愚钝、真诚和唯利、莽撞和谦逊交融而又不失彼此地勾勒出的一个小农,看似矛盾实则并无冲突地结伴而行。

堂吉诃德是一个天真又勇敢的人,他对于被压迫者和弱小的人寄予了无限的同情。他在树林中释放了被主人虐待扣薪的牧童,却又天真地相信牧童的主人将他带回后会履行诺言。同时他也是个歌颂着自由和无上的道义精神的人。然而他并不清楚,自己想要实现的铲除天下不公的理想,面对的是一个怎样的天下。他臆想了自己生活的现实环境,用脱离了现实的理想主义,做出了一系列荒唐可笑的事情。他代表了高度的道德准则,他所犯下的祸事越多,他身上的光芒也愈加明亮,可是他连自己的幻觉都无力改变,我想这大概就是他的可悲之处吧。如果堂吉诃德是理想型,那他的侍从桑乔就是现实型。就像堂吉诃德时刻念念不忘骑士道精神,桑乔无论做什么都不会忘记自己的现实利益,即使在做出一些看似愚蠢的事情的时候也不例外。甚至在他做了“总督”审案的时候所表现出了非同一般的大公无私时,我也对他智慧的头脑产生了一种敬佩之情。他明白主人臆想的世界只是一种幻觉,但这并不阻碍他对自己主人的忠实。他的形象从反面烘托出了堂吉诃德所代表的理想世界的逐渐凋零,他的精神和行为恰如其分地刻画出了在理想与现实之间挣扎存活的小农形象。

在理想与现实之间挣扎过,也尝试以一己之力去改变一个自己不了解的世界,堂吉诃德也许算不上一个理智的人,但是他也是我心中成就了这个看似荒诞的世界的英雄。桑乔也曾挣扎于理想与现实的世界,在他把一颗大脑不顾一切地投入理想的时候,双脚却明智地留在了现实的领域。一个是可悲的理想主义者,一个是可笑的现实主义者。这主仆二人的你来往我,这世界便迅速地成型,然后溃散。

当一个时代已经过去时,就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止他的消亡。纵使几百年后再仔细思索,这个故事的结束,也许是旧的无路,可是并不见得是新的诞生。世界究竟将何去何从,结束了挣扎之后,他又将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向何方,依旧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