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英才】周安琪—读《苏东坡传》有感
作者:周安琪
来源: 英才新视点媒体工作室
更新时间: 2018-01-02 22:02:44
点击量: 2413

                                                                 林语堂的东坡梦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题记

一袭白衣弱冠,白纸般洁净的书生。提笔展卷,笔下生花,非同凡人的飞扬文采,字里行间吐纳天地灵气的气宇轩昂。

“他日文章必独步天下。”

回转千年,当这样一个苏东坡呈现在读者面前的时候,人们难免好奇,究竟是怎样的人才能写出这样的苏轼,一个道骨仙风的苏轼,亦或是他自己也希望达到的境界呢?正如林语堂所说,他书中描述的苏东坡是否就是历史上真正的苏东坡也不确定。资料未必真实,选择亦有角度,描摹难免主观,更何况林语堂是那么喜欢、敬仰苏东坡。他们两人的缘分,恐怕是追溯了九百年的重逢罢了。

乌台诗案一发,被贬黄州,昔日意气风发的苏轼,沉默了,灰心了。他带领家人在城东开垦了一片荒地,以“东坡居士”自居。然而苏轼就是苏轼,他没有在这场湮没众人的转折中一蹶不振。他锄耕,酿酒,煮肉,他还是那个苏轼,举杯无清酒,浊醪再邀月。他游赤壁,面对浩瀚宇宙,一拍友人肩头,放声大笑“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他就是他,一个天真烂漫心的苏轼。

这样的苏轼,恐怕是林语堂心中如何也抹不掉的一场寄托着自己文人情怀的梦吧。

林语堂和苏轼一样,在天真烂漫的文人性格背后,不失一颗缜密的心。正是因为这样的天真,他们都同样遭受过坎坷和别人的非议。苏轼在其作品中流露出的是一种不奔放的豪迈,是一种不凄婉的清丽,是一种不风流的动情。林语堂写苏东坡,带了自己的一种情感,是仰慕,是尊重,是一种遥隔星河却依旧惺惺相惜的名士风度。

苏东坡在书桌之外也会鼓捣些新鲜的东西,钻研制墨,自酿美酒;林语堂也是个好动手的人,新式牙刷、中文打字机,样样不输。林语堂笔下的东坡爱情,更像是他为自己的生活的一副理想写照:文采斐然热情天真的丈夫,和一个温柔豁达智慧包容的爱人。

林语堂对苏东坡的爱太深,他一生都生活在一场东坡梦里。他笔下的苏东坡是完美的,这完美不是那种白玉无瑕的完美,而是一种在理想的至高处的人文性格。他笔下的苏东坡是一尊神,而苏东坡自己笔下的自己仿佛更多了些人气儿:大半夜心血来潮找张怀民散步,心疼自己已经熟睡的小门童只能在外过夜,被贬之后也还是在再大抒豪迈前讲讲心里的不痛快。这才是真正的苏东坡,一个活生生的苏东坡。这是一个热情、真挚、幽默、豁达的苏东坡,但是他不是梦,他是一个真正的存在,他也有人的悲欢离合之愁,他是能在一蓑烟雨中不失自我的有些光芒的凡人。

正所谓“瑕不掩瑜”,苏东坡的真性格反而让他更加的真实。林语堂在自己的《苏东坡传》中说:“人生就像一部戏,只有落幕后才能判断这部戏的好坏。”在现在的我们站在历史的角度去看,他的种种坎坷似乎都顺理成章,但是在苏东坡自己看来,并不是。他的种种情感流露,不是因为他作为一个超凡脱俗的诗人应该做这些,而是因为,这就是苏东坡,一句“谁怕”都不用遮掩的苏东坡。

当然林语堂的《苏东坡传》确实是一部优秀的作品,他对苏东坡的名士情结也情真意切,他一生沉浸的东坡梦也成为了他自己性格的一部分。九百年过去了,苏东坡的人格魅力依旧散发着光芒,他不是神仙,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不愿顶着任何让他难受的光环和枷锁,“一蓑烟雨任平生”